Sunday, 28 December 2014

HKUR < 圖集 >

二零一四的十二月八號,大一的學期完結了,今天也沒有工作,於是便下樓探望一位同是大一、卻在自修室埋頭苦幹的老朋友。然後在這個沒有交流而沒有寂寞感的地方,我想起了我這近兩個月沒有更新的blog。

看一看錶,再看看自己對上一次的更新時間,發現才過了兩個月。

在我還在掙扎該不該放太多私人的事在這個地方的時候,不如便由其中一件影響我很深的事件中開始吧。

對,今天說的,還是雨傘革命


單單就這場運動來說,在短短兩個月又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寫這篇文的時間,旺角佔領區已經被清走,不時有群眾以「鳩嗚」這打游擊的佔領方式消耗警方;同時在金鐘,自廿八號雙學動員群眾到金鐘包圍政總,反於翌晨被警方逆襲之事後,質疑雙學之聲漸大。學民思潮成員其後宣布絕食,5位絕食者中現尚餘兩人堅持絕食,至今已超過110小時;至於被遺忘的銅鑼灣,就一直被人遺忘,甚至幾次自己去到銅鑼灣也沒有進去那鐵馬後的營地看看。



抗爭越到後期,失焦越來越嚴重,當我也開始跟著一起失焦的時候,我更著力地讓自己成為一個旁觀者。





Click more and continue

Monday, 20 October 2014

HKUR




上一篇文章說的是罷課,當我還嘗試不以成效為主導的方式去解讀罷課的意義時,這場舉世關注的民主運動已在一片疑問中醞釀。 由第一天學生的勢孤力弱,到兩天後的劍拔弩張,之後的篇地開花,再到後來的警黑合作,直至今天的對峙疆持,這一切好像過了數月之久,這個運動融入了各人的生活,一覺起來上百條來自不同組群的信息,又在網上面看到各式各樣的故事,關注各朋友的安危⋯⋯

誰也沒有料想到當天的學生運動會發展至今天如此的規模。當然,誰也不知這場運動終將如何完結。我知道我們身處在這個時代並非偶然,歷史不斷地寫,而我們將是決定下一章節的人。無論支持或反對事實沒有中立,我們在九月和十月所作的,都的的確確地被寫進歷史了。









現在 誰是被囚禁的一方?



Click more and continue

Monday, 22 September 2014

我是學生 我罷課。我懂攝影 我拍照

我是學生 我罷課。我懂攝影 我拍照


922
想不到第二次踏入中大是在這樣的場合

在場有很多5Dmark3和小小白,這讓我很不爽。

Click more and continue

Sunday, 7 September 2014

深夜家書

關於香港我確實有話想說,可就像對自己的家一樣,我永遠不能用一段完整的文字來表達自己對這個地方的感覺。




沒有自由的第一步,沒有了音樂。

香港人總說粵語樂壇已死,可是香港人有冇有想過自己是如何地支持本地音樂? 非法下載且不說 因為我也不常買碟  ,想想天堂鳥﹑ Faith﹑ 還有不記得了  是怎樣的被恥笑,當大家都慨嘆這些年青人「咁就一世」的時候,我們有無絲毫想過自己正在摧毀又一個萌芽中的音樂文化? 除了把Beyon擺上神台我們還做過甚麼?

常說音樂可以改變世界,是真的! 有看過國外的band show嗎? 幾萬人的演唱會,沒有坐席,你抱我抱你地yo足幾個小時。不是宣揚愛與和平嗎? 多麼強的動員能力。

有時我會想若果beyond在 對,我也擺了beyond上神台 ,689第一個的政治目標該會是立即瓦解這個邪惡的組織。



死因:不明

人大落閘,是對香港粗暴的踐踏,它不僅宣告了港人二十年來的爭取失敗,更大咧咧地告訴大家它不需再像政改般煞費苦心去設計一套文明的遊戲規則去愚弄大家,而是可以明目張膽的告訴你:「我玩晒,有得食就食住先」外加一句:「食就食唔食唔好食」。
香港人的回應是甚麼? 抱歉,未聽到。罷課? 佔中? 革命? 目前為止好像還沒有一件令人震奮的消息。



我們都是中國人

苦命的中國人,二千多年來都未經歷過民主制度。香港作為中國唯一一個實現民主真普選的希望也即將幻滅。今天香港沒有,明天中國必也沒有。中國,被神咀咒的一個國家。



子華:跟住去邊度?

有朋友籌備抗爭運動備受壓力,我安慰她說:怕甚麼。概然大家都不在意,大家都對這樣的香港無動於衷,那就表示大家對現在的香港感覺很不錯啊? 那為什麼非得要有一班人去飛鵝撲火,為著大家爭取一些大家都不在意的事?要知道所謂的民主自由並不是人人想有,至少五毛不會
大個了,不再相信世界有超人,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最近有很多篇status打了又刪打了又刪,掙扎點是不想將自己政治化,畢竟我是沒有勇氣壯懷激烈,其次是怕自己的言論引來各路大俠的萬箭穿心。奈何深夜無聊,所思所想,在沒有系統的編排下散敍於此,多有不足希望大家指教真心勿插。

Sunday, 10 August 2014

直入森山大道 - 街拍

街拍,街頭攝影,Street photography,紀實攝影的一種。主題及背景為街頭所見,所記錄的多為人物並帶有故事性,能帶出當時社會精神面貌的一種攝影題材。此只為理論上的分類,沒有實則界線,意思到了便可以。其價值在於能夠引起普遍觀者的共鳴(無論社會問題,生活細節,流行情感),及作為日後記錄的人文地圖。
著名的當代街頭攝影師可以參考森山大道 (文青必要裝懂的)。以高反差,模糊失焦及高雜訊的畫面記錄了一個充滿不安和躁動的日本。 他的照片能給人一些負面,危險,惰落的情感反射,給觀者一個和風典雅櫻花處處以外的京都印象。關於他的資料及作品網上很多,我便不多裝懂。

關於街拍實在太多東西可以講及想講。因此會分開幾篇講。





結緣。
那是一個炎熱的暑假,與其他修讀視藝的dse雞一樣,都在為自己的sba衝刺。那是四份portfolio之中的最後一份,我選擇了攝影作媒介,做了一個類似time-lapse的album (詳情之後再講)。由於是關於觀塘重建,在那個夏天,我接觸了很多居民,亦常在這個城市的小巷中、清空了的大廈日探索。總之,我開始迷戀上探索周邊的這個過程從以為熟悉,到原來陌生,再慢慢了解,知道更多。此後,閒來無事提著相機到街上亂蕩成了我的習慣。

\
也是一個藉口放下手上的工作出去鬆一鬆。









經常被朋友問的一個問題:「成L日拎住部相機做咩野?」「街拍?條街有咩影?」。
「的確條街真係冇咩影。」
閒來無事提著相機到街上亂蕩的其中一個原因當然是閒來無事;
另外閒來無事的街拍的確能磨鍊自己的技術。沒錯,攝影要鍛鍊,一段時間不拿相機會發現自己遲鈍了許多,尤其是街拍。(加上朋友都知我花心,三五七個月就換鏡換機,總要熟習一下吧);
當然,作為文青總要不時出相吧?街頭便是一個很好的素材庫,身居城市的我們能夠容易地接觸,無需如風景攝影般攀山涉水,等天氣,等有空。街頭每分每秒都有故事不怕空手而回。 說穿一句,便是懶!
最後最後,攝影人的相機癖,沒了相機便自覺存在感連自動門都感應不到啊。

降低存在感是好事啊。


















器材。
個人總喜歡街拍用定焦,這概念好像是Kai灌輸的(看youtube的攝影人多數都知道是誰吧?)而且還一定用50mm/35mm定焦(其實是不斷換機無錢買其他鏡所致,以後有機會會試下用超廣)。定焦的好處已在上一篇講過啦,講講50mm的焦段吧。50mm傳說最接近人類的視角(單眼來說),因此街拍會有所謂的現場感 (親切感?) ,它不會有廣角誇張的透視,也不會有遠視壓迫的景深,中規中矩平凡得很。由於其平凡的鏡頭特性,照片的焦點便集中在內容上,就是街拍著重的地方。
另外,50mm是一個"wt you see is wt you get"的焦距,往往你眼中覺得有趣的場景一抬起相機就可以捕捉到。不會像85mm或者100mm般難預位 (香港街窄) ,也不需像35mm 或者再廣的焦段般侵犯別人的空間。

Sigma 30mm APSC等效50mm,那天試鏡收獲豐富。





















心得。
雖然很不想用「心得」這個詞,但想深一層有心得不一定是大師,姑且叫以下的東西叫心得吧


1. 輕裝上陣
一機一鏡往往夠用,用多一點時間去思考如何拍攝好過背一大堆器材汗流浹背的,一來自己辛苦,二來嚇壞人,三來換得鏡來都曬氣。而且街頭有趣的故事很多,不怕因為沒有帶哪支哪支鏡而miss掉一兩個。

換鏡錯失的moment更多!



















2. 提高ISO
不用怕雜訊壞掉了你的照片,壞掉照片的從來都是糟糕的內容。小弟晚上用60D會推到6400 而6D甚至會推至16000。
優先記錄內容而非sharpness或者picture quality,大不了把它全轉做黑白,笑。
(個人認為一支輕便的腳架是可以接受的,很視乎情況及習慣。)

100D ISO6400 已經是不可用的程度,卻成為了我年度最喜歡的照片。


















3. 時間
除正午外,其他時段皆可,頂光強烈的陰影為其次,重要的是熱! 熱氣騰騰的討厭死了。

50mm 1.8 



















4. 同理心
不用解釋太多,街拍好些素材都會出現「城市一角有位落魄的人…」諸如此類,事實我也會影。但始終抱住一個原則,「經過影到就影」,不要刻意站在他她牠面前大咧咧的放縱你的快門並一副「哦,真可憐喔,我要拍下你以示關注你的不幸的姿態」,影到就影,影不到不要企定定補多一張。



























5. 心態
不要太具侵略性,像是要拿相機衝鋒陷陣似的。嘗試放慢腳步,以觀察及感受城市為先,告訴自已影相不是目的,不需每分秒半舉相機待命,便能助你隱身於人群。被人發現了不緊要,一個微笑,便能消除大家的緊張(很有用,尤其是很PURE很傻的微笑)。最差的情況只遇過對家人親切的問候。

最近試過在國際廣場遇過一些黑人朋友威脅要摔掉我的相機
這個時間當然要del相及先走為妙。




























6. 其他
可以嘗試限制自己每次只用一種技巧,能提高你的攝影SENSE及技巧 (單色,特定主題,拉爆,慢快門加閃… ),更重要是保留攝影的樂趣。

這不是重曝啊。



























下次會可能講講街上的動物還有提了好多次的重建Project。
 Follow Aimuchan and see more

Saturday, 26 July 2014

別替了腳步 - 我選定焦

我承認自己是沒事找事,因為關於定焦,網上實在有數不盡的資料及評測。
但既然自己玩過了一些鏡頭沒有理由不開心share吧? 再借柯敬騰的一句「人生本來就很多事是徒勞無功 的啊!」。於是此文便順理成章地誕生。
千萬不敢說是指引或是教,有見身邊越來越多朋友開始對攝影有興趣,相機越來越便宜,但又只停留在「有興趣」而已,因此希望借自己的分享能讓大家了解多些。 暫且假設大家不懂在google上找。 

首先,為什麼現在已經有變焦鏡,人們還要購置定焦鏡?

無礙,在有變焦鏡的情況下,購置定焦鏡確是感覺有點沒事找事,說的正是我

可是,定焦鏡仍有其價值,而且是無可取替的:

1. 重量
定焦鏡的光學元件較變焦鏡少,所以較輕,這個不難理解吧? (多功能的較重,少功能的較輕便)
而拍攝的快樂指數則直接與重量掛鉤。信我,800g的變焦鏡拿著手上十分鐘你還樂著玩,抱著它出去走一個下午便不是那麼回事!


做一個誇張的比較: 50mm f1.8 & 24-105mm f/4


















2. 光圈
定焦鏡的光圈普遍較大,歸究於結構問題不要問我不懂
而較大的光圈則意味著迷人的「前清後朦」攝影叫做「淺景深」 + 再者,其較大的吸光量有助你在夜間捕捉更清晰的影像 = 較高的創作彈性。


又要出賣朋友, 相中人像耳後的部分已經失焦,可見大光圈突出主體的能力。
Sigma 50mm f/1.4 HSM + EOS 6D 
























3. 操作
定焦省卻了拍攝者對焦距的考慮,光圈亦保持恆定,因此拍攝者可以專注於構圖及四周環境。同時,由於焦距的限制,拍攝者需要透過移動自身以取得適當的構圖,拍攝者因而帶更多的機會與被攝者互動,這是街拍一個十分重要的元素!(小弟七成的街拍是由定焦完成的)


30mm在APSC的相機上成為了所謂等效50mm的標準鏡。比起手上的變無鏡,這支定焦更為輕便低調。
也鼓勵了我多走進人群中,貼著鼻子去感受那兒的人文氣息。

Sigma 30mm 1.4 HSM + EOS 60D

























4. 價錢
定焦鏡由於構調簡單,價格因而能控制得較低。 一支 50mm f/1.8 只要 $500多元
然而,這只是相對的,一支50mm f/1.2 便要價過萬。


記住這是二手價!為此小弟亦十分苦惱。





















5. 畫質
定焦鏡的成像較變焦銳利,變形問題較少 (可以理解為小而專)。 
當而這也不是必然的,例如小弟用過的 sigma 30mm 1.4 HSM 便不及一支 18-135 kit來得sharp。
而且由於光圈大,普遍受暗角問題困擾,紫邊問題亦然。
放大100% 會看到原本白色邊沿位置有嚴重的紫邊問題。
ps: 但散景部份確實迷人






















總結,我認為定焦的價值不止於其驚艷的光圈值,而是其化繁為簡的作用。
它能減輕你重量的負擔,讓你有多餘的心力去觀察四周。它免卻了你焦段及光圈上的決擇,讓你更專心地去構圖。
定焦,只代替眼睛,不代替腳步。

Thursday, 10 July 2014

文字文


是這樣的,前些天我為了自己的創作做了些新嘗試,得到的結果有點意外。此等興奮令我想努力更新一下這個blog,又想不到寫甚麼。事實我才剛下班並且十分疲累 (0530起的床!!!)

因此用一篇舊文濫竽充數一下。有興趣的請繼續看,可能對你有一些啟發。 至少我是這樣希望的,不止是充數。


這是2013年暑假小弟的一個攝影 project ,是關於記錄重建前的觀塘,細節之後可能會講。
而下文則是攝影過程的文字記錄。我自己很喜歡看自己的文字呵呵



Day one 
於仁安里的拍攝並不順利
剛設定好器材沒有半小時,腳架旁的賣衫啊伯開始發牢騷。
不久便大聲喝叱我搬開腳架,為了不影響拍攝我開始嘗試與他交談。但啊伯火氣十足 一開口便鬧了我句卜街。我忍住火氣,試圖向他解釋,他打斷我道:「你做功課是你的事,你即刻拎開佢!」 在他鬧了我幾聲粗口和死蠢後我只好改變拍攝位置,最搬去垃圾檔旁。角度雖然不如前者,可唯有這樣。當下我很佩服自己,竟然按得下火氣,心中縱有緒多理論和惡語回應也吞了下去。



Every good story has two sides, 世界有壞人亦自然有好人。



在我改變拍攝點不久,有一位清潔工推著手推車要「埋站」。正當我慨嘆禍不單行時,一位檔主走出來幫我移開板櫈,讓推車通過。隨後檔主與我展開了對話,叫我不要曬著,與他交談很舒服,感覺很文雅,與那惡狠狠的啊伯簡直是兩個層次。

在拍攝了兩時小後,曝露在太陽下出現缺水徵兆,無奈要留下相機跑向最近的便利店買水,一路祈求那可惡的啊伯不要移動我的器材。
回到仁安里,一切安好,好心檔主見到我汗流浹背,問我要不要水,我聽畢覺得很不可思議,香港竟然有咁好的人!

在拍攝的過程我更在好人檔主的店中買了三對襪子,一作留念二來也算是叫作報答其好心。付錢期間好心檔主更說如果是為了拍攝你可以不用買直接在我這裡取便是。

拍攝後期,我與好人檔主展開了更多的對話。我知道他的兒子以前也在OOO畢業,又知道他家住OOO,都是街坊。 他又說了很多人生道理,又勉勵我未來是靠我們新生代﹑叫我要有抱負。期間又有隔離檔的檔主們相繼地與我們搭訕,從對話中我知到好人檔主叫四哥,多年前買下了仁信里,因為常常幫人,在仁信里聲望頗高。四哥同他們說「幫人不須要有回報,重建方面我們盡了力便是…

總結今天的拍攝,雖然有一點阻滯,但更多的是仁信里街坊的支持。從與他們的對話中我學了許多,不只是關於觀塘的事,還有一些社會﹑以及待人處事。四哥說:「歡迎你得閒來坐下,有咩唔明可以搵我傾下…」我感到很溫馨。仁信里就像沙漠中的綠洲,它有著與外面不同的生態,感覺很不「香港」。


我很滿意是次的拍攝,縱然未看到製成品,但因為我與我作品所代表的社區有了聯繫,我是真正了解自己作品的主題,感覺很community art! 這是我一直想做的。同時,被賣衫啊伯臭罵的經歷更令我成長,同好人檔主的談話令我獲益良多!







嗯大概是這樣,這是我一年前所認識的觀塘,也是香港最後一丁點可愛的地方我覺得。現在仁信里和裕民方都拆得七次八九,小販們也搬了。新建成的觀月華峰?我是怎樣也看不順眼…
可惜的話不多說了,相信大家也感受到,有共鳴否就看個人了!

不好意思太多字了,哈哈。但現在世界不是太多聲畫了嗎?多一點字不礙事的。多謝。




暑假無聊可以睇埋

Sunday, 6 July 2014

畢業旅行 人去我去的台北

差不多一個月沒更新這個Blog,為了不讓這個BLOG爛尾,我終於肯把台北遊的相片處理好。

這次台北遊我們去了四天,大男孩們一行十一人浩浩蕩蕩的出發,然後在沒有好好的計劃下將大部分時間花在酒店及瞎逛上。
去的地方不多,大概有我們住的台北車站(笑),西門町,淡水,天母市集,市林,貓空還有曉河街…



一行十人在機場包車去市區,沿途所見皆是工業市鎮,有七八十年代的大陸的感覺。



本想形容它為古式古香,可真是越看越像大陸的車站…



整個台北車站附近都是類似的街景,初來還真分不清方向。


Click more and continue


Tuesday, 3 June 2014

舊作回顧

報告一下近況,整個五月都在上班,夢寐以求的Starbucks Barister 一職並沒有想像中容易,儘管想像中也不容易,當中的累死累活別日再贅。前幾天去了台北,完成了人去我去的畢業旅行,沒去很多地方但總算給自己憩息了一會。昨天剛回來今天便要忙交往大學的個人作品集。打這篇blog之前剛完成,準備打機之際發現遊戲要更新,便在這個空檔更新一下這個blog。

好吧,綜而言之今次要說的不是台北行,台北行的相片還未處理,而是炫一下小弟的作品。也不知道多久沒這麼認真畫素描了,有些肖像連我自己也驚嘆啊呵呵。


這是我個人的飛佛,畫的是樂隊 THE ROLLING STONES的一員,名字記不得了。

再來就是Transformer的SF,同樣不記是叫甚麼。很喜歡這張的比較隨意的處理手法。

影帝




為了DSE素描畫少了改用膠彩,經過個多月的訓練也有小成喔!


最很這是作品集的其中一頁。
我也有把這個blog交上,希望他們有在看,為了這我也不敢把這個BLOG搞得太爛。


嗯,我的遊戲更新到70%了,也不知道有甚麼可以再扯的,今天純粹向大家表示一下,後續的更新我會找假期完成,要等喔! 再會。

Friday, 9 May 2014

首爾III

對。我們又來到首爾。既然不是觀光購物團是藝術文化交流團,我們這回說說文青愛的事 - 藝術。

有點長,希望大家看到最後。



黑里文化藝術村

那天我們去的很早也很不巧,村裡很多地方都沒開。縱然如此,這地方對藝文青而言很棒,甚至成為了整個平平無奇的首爾遊中最棒的地方之一。



文化藝術村很大,其實是一個建築群。那天我沒有把它走完。


必須說那裡有很多Cafe,基本上每間都很少人而且有特色。
冷清得讓我擔心它們靠甚麼維持經營。

Click more and continue

Tuesday, 22 April 2014

首爾 II

對了,上次都說一些瑣碎的事,這回該看多一些景點吧! 我決定把整個行程以主題作分類介紹,希望會快一點把整個首爾遊說完。

歷史篇:今次我們在韓戰爆發六十三週年當天探訪了南北韓界線,真係講起都威。


DMZ

咳咳,要拋書包了。DMZ stand for Demilitarized Zone 是南北韓界線的緩衝地帶,共長四公里。朝國人很聰明,把非軍事區發展為旅遊景點,想去參觀便要提前付錢辦簽證了。


個人認為不過不失吧,反正旅遊景點都是坑錢的,哈哈。
當天導遊煞有介事地講述此景點,弄得我們整個早上的心情都頗凝重的。

好像說這一帶的林木都佈有地雷和毒藥。

看見越來越多的軍事設施。當日適逢韓戰爆發六十三年,所以整件事變得很嚴重。

Click more and continue

Saturday, 19 April 2014

首爾 I

2013年6月是我第一次的出國,理應好好記錄記錄,但由於真的是太忙,這計劃只好被擱下。今天正好趁記憶和相片未消失前,來為自己的首次出國作一篇遊記。

這是一個中學雞的「藝術文化交流團」,領隊的老師亦一再強調這不是「購物玩樂觀光團」。於是在五天的行程中,我們參觀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藝術展覽,也為是次的首爾之行加添了特別的元素。

我帶了剛買的無反 Pentax K-01和自己首部的相機S100。初學而言,兩部相機已令我和朋友們樂此不疲。



開始吧! 

(當時初學攝影,未接觸太多的後製故此顏色奇奇怪怪的請將就下吧。)

我們的冒險早在香港國際機場開始,那裡我們膽粗粗地邀請了一班不認識的女孩合照。


他是團中我認識最色的朋友,甫踏出仁川機場便遞住了一名韓國女子合照,是真的。


Click more and continue

Friday, 18 April 2014

關於Aimunchan

Aimunchan 是藝文青的譯寫。

這個名字原有許多個版本,最先是大家都懂的「偽文青」,後來叫「藝文藝」,再後來又有人叫我「魏文清」。終於,在開始自己的創作時,選擇了以 Aimunchan 藝文青作為稱呼。

至於為什麼被叫作「偽文青」嘛…

根據大家心中著遍的定義:


文青都愛村上春樹 

文青都愛攝影(基本上是單眼或是LOMO底片機) 

文青都極瘦 

文青褲子都窄的像褲襪 

文青都穿極簡但貴的衣服 
文青很後搖 
文青can't live without convers all star 
文青的頭髮不能打薄, 
文青都戴看起來沒什麼但貴到不行手工粗框眼鏡
文青喜歡歐洲遠勝過美洲 
文青不用wretch 
文青都會學法文或西班牙文 
文青只看深夜MTV 
文青愛去誠品看書 
文青在很暗的咖啡館看書 
文青不吃便當 
文青煙抽很大 
文青咖啡喝很大 
文青酒喝很大 
文青一定要有MAC小白POWERBOOK 
文青要會樂器 
文青房間一定要有吉他 
更高階的文青還會組團  
文青服裝雜誌都看裝苑 
文青的文青雜誌是誠品好讀 
文青的房間牆壁一定是自己漆上顏色 (即便是白色) 
文青的房間都貼看不懂的語言的電影海報 
文青的房間會有奇怪造型的燈 
文青的房間牆壁上貼滿各種拍立得或是LOMO照片 
文青的房間不是極簡黑白就是極復古 
文青的床包組不是IKEA的就是MUJI 
文青的文具跟筆記本都是MUJI的不然就是誠品買的 
文青的房間有一整牆看不懂的書 
文青的房間有一整櫃玫瑰大眾買不到的CD 
文青不打一般便利商店或麥當勞的工 
文青打工首選不是誠品就是很暗的咖啡店或小白兔唱片行 
文青一年四季要跑許多場音樂季 
文青最愛逛創意市集 
文青的爸媽最好是醫師律師教授或高官 
文青不會大笑 
文青永遠很多莫名其妙的煩惱 
文青是憂鬱症很大族群 
文青不會破口大罵 
文青一不小心在自己的世界裡


對,反正我的生活喜好習慣都和上述相似 (我也無心逐項較對)。因此,我便成為了朋友口中的文青了,儘管我從未刻意模仿。

反正,我一聽到這個稱呼便樂壞了,我從未想到我的生活喜好習慣竟然擁有一個專有名詞來概括。因此,我從不介面意別人笑話我是「偽」的,因為別人說的正是我。



言歸正傳,這個藝文誌的成立,目的是為了發展自己的興趣和一個小小的試驗。

高中生活三年,心裡存了好些說話卻因時間不許可而無法傾訴。同時,新高中語文科不可思異的評分準則令我的寫作能力直線下降,為了一改這歪風邪氣,定期寫網誌有助重新整理自己的思路;另一方面,高中的三年我有了許多的興趣,攝影和作畫便是其一,我極欲一個平台去發揮自己,於是促成了今天的藝文誌。


好啦,原本是一個小小的簡介一下子卻成了千字文,看來DSE真把我憋壞了。希望接下來的創作有你們的支持,可能18歲的我還很幼嫩,但這正是年輕的可貴之處啊!

「這只是個開始 我要做更多的事!」


二零一四年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