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6 August 2015

青春的尾巴:迎新營 x HUT0 x 光影遊俠

好吧,傳說完了Ocamp的都會打一篇千字文,然後身為潮文青(很會打潮文的文青) 不交文也太不像話。

以下的說話可能出不了大台,但頭盔先戴上請注意這是我主場。

這是一個本身不毒的毒撚在自我想像的陰霾下摺了一年後被朋友坑了出來說見見陽光做回自己然後就不明不白地和一班傻瓜做了一件自己都會恥笑自己的傻事在嘻笑怒罵中半潛了兩個月並在最後的四天不斷被感動和自我感動最後成為光影遊俠的勵志故事。


老實說,除了剛開學時對「浸大傳理」四字的小小虛榮外,自己對這個地方不太有歸屬感,唯一使我與這個地方有聯繫的是 HUT,我把他們視為大學的家多於傳理下的產物。於是在覺得自己一個可以走更遠做更多的情況下我沒有去上人上我上的莊(感覺很不酷),搞OCamp的出發點很大程度是為了自己和朋友,還有就是這裡有我想做的事:攝影。
在出發點不太偉大的情況下兩個月的準備工作我沒有參與很多,要說兩個月付出的努力便是在嵐舒打點工把家當贖回來用在Ocamp上。於是我完全不能想像其他成員為了籌備這個迎新營付出了多少,在他們面前我不敢談感觸,唯一能對他們說的便是對不起還有謝謝。



儘管大家在其他活動中一早認識但並沒有將我拒之門外,這是讓我覺得意外和感恩的。


Click more and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