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0 October 2015

我的志願:第二個十年|feat. Fujifilm X-T1|Sony A7II

一個月前,我把富士的相機鏡頭都當掉了,轉投 A7系,半個月後我用XT1來拍工作案


那天,重遇XT1:


click more and continue



應徵攝影師,面試通過了要拍internal,算是考測。
我這剛轉會,手上只有一支70200,感覺不太可能吧?

嘗試過在學校借,可一個二年級生是借不了像ultra wide這類高級鏡頭的(事實連一顆堪用的也沒有);也有說出去租的,可恨我用的是A7系,SEL1635嘛?暫時沒有。

死線逼在眉睫,好嗎,該認命了。向家人預支買吧?掙扎了很久,第一次要問家人要攝影方面的開支,對於完美主義者來說,要放棄一直堅持的東西,感覺很差。時間很緊,本以為要費一唇舌解釋,不料母親是二話不說,七千多的鈔票塞在我手裡,心裡既是感激又是慚愧




買鏡、拍攝、修圖,只有一宵的時間。放學後我是跑著去旺角的。

在二手相機店老闆面前,我完美地演繹了財大氣粗,上氣不接下氣的那種。

「不好意思,昨天賣了。」

除了愛情以外,有些事情同樣是不可以等的,我深深明白了這個道理。

抽了大概十支煙的時間,我頹喪地坐了下來。這時,老闆發話了。

「這樣吧,wide angle 對嗎?拿Canon去吧。」

他隨手打開玻璃櫃,把一支Tokina 11-16mm f.2.8 套在650D上,遞了給我。
我面有難色,雖然在這買過幾次鏡頭,也聊過幾句,可沒有要仗義到這程度吧?
就像十月媽媽會中的那位太太一樣,我不禁想問他一句:「你懂不懂做生意?」

「怎麼?不夠滿意?我還以為你想要大光圈呢。」

像變魔法一樣,畫面出現了另一隻手,那是屬於小助的手無疑,遞來了一支Canon 10-22mm f/3.5-4.5。兩年前,這還是APSC片幅中廣角端的鏡皇,托同學的福,中五的時候用它來拍過一次全級的合照,很喜歡。

「天哪,這是一個怎麼樣的詐騙集團啊,小時候警訊沒看過?」

當然,我沒有說,而是懦懦的問了句:「租嗎?我付錢租好嗎?」
這是一個請求。

「去!難道說見死不救嗎?你的相機留下,這幾天拍完還我就是。」

平常不過的大合照,然而在毫無約定的情況下。
一張二百多人在狂歡過後的合照反映了一個年級的凝聚力。
同時還有攝影師的溝通能力(笑)


跑回去開始拍攝,在門口我呼了一口長氣,心中想著:

很久沒拿這玩具似的相機了。」 

雖然嘴賤,但這是我當時最真實的想法,反映我這個人沒什麼廉恥之心。

ISO沒敢開太高,開腳架,自動對焦,再轉去MF鎖焦,延時快門。用最簡單最笨的方法同樣可以做到我想做的事,麻煩一點而已。

盡力而為吧,我已做我能做的。

由於Viewfinder實在太小,在EVF的縱容下我開始對OVF沒有信心,於是我是用live view構圖的,同時正因如此,還沒拍夠兩個角度,電池便先掛了。那時的心情嘛⋯⋯我悲壯的拿出手上的GR,一副要化腐朽為神奇的架勢,打算用28mm來拍出這地方的空間感。





如果說剛才的好人好事你難以置信,那麼接下來發生的事,你就更加不敢相信。

趁老闆關門前我想把相機還了,同時好奇一下我的相機鏡頭有沒有被賣掉。兩個街口的距離,我不厭其煩地又跑了一趟。

「滿意嗎?這麼快拍完了?」
「還行,沒電了。」
「那就是說,沒拍完?」
「不要緊,我再想辦法。」

我發誓我沒有想再麻煩老闆的意思,可我所表達的,是確確實實的苦肉無誤。

「那好吧⋯」

半小時前的故事在我面前重覆了一次。這次畫面正前方出現的不是其他,而是一台XT1!!!
還搭載了手把,一支10-24的鏡頭。 TMDD不就是我半個月前用的工具嗎?

「這下稱手了吧?鏡頭正是你先前當給我的。怕你再沒電,附送沒開封的充電器一個。」

我簡直是要哭了,手上借的是一套萬元的器材啊,就算他把我的相機鏡頭賣了,這下也虧不死我。

人哪,有的時候不會珍惜,沒的時候哭天要地。

那感覺,就像重遇舊情人一樣,你閉上眼就知道手往哪一搭是腰,曲線弧度形成肌肉記憶⋯⋯笑,但真的好熟識好熟識好熟識。






不得不承認,富士很會做相機,也很懂攝影師,XT1是一台絕妙的機器,轉會Sony是逼於無奈的決定。在科技怪獸的面前我選擇了屈服,還有那輕巧、相對便宜的SEL 70-200mm(這是必不可少的焦段。),當然還有是因為我開始在拍片方面發展,或者說是-「電影」。
我已經用GR來拍片好一段時間了,我相信自己有足夠的成熟度去搭配一台好一點的錄影相機。
結果跟我想像的一樣,A7II用的不太舒服,可能是相處時間太短,更有可能的是那比XT1更複雜的工作選單,分怖又散又少的實體按鈕,還有就是那對比起XT1,小得可憐的觀景窗和不知所謂的色差;當然,我同時得到的是一塊全片幅的感光元件、高抗噪、高寬容度而且更易讀入LR的檔案,70-200mm,令人口水直流的影片質素。




說遠了,A7II和XT1的比較已經可以再寫一篇文章,可寫器材比較應該又要被網絡上評相經驗老到的前輩恥笑一番,儘管很想說,還是省一點心血好了。
反正,我總算拍完了。第二天還機的時候真的有點不捨,可我沒有後悔,因為我一早知道的。(文青mode:尊重自己選擇的路,不管心裏有多想咒罵自己,因為你明白自己是思考過才下這個決定的。)


不是為了炫器材才寫這篇文章的,那一晚拍攝的時間,在LUSH的同事給了我很多的鼓勵,從微笑中我能感受到他們真摯的祝願,是打從心中替我的開心。我站在人來人往的空間中曝光,忽然有一種很強烈的感受:
「其實一路以來,身邊有不乏支持我的人,為我的理想以各種形式地在付出、支持。」
所以說,我沒有甚麼要抱怨的了,趁自己還是學生就逼自己多一點吧,你會因為這樣少點花錢在自己身上,你會因為這樣而不被理解甚或嘲笑,因為這樣而窮忙,這都不要緊,知道為什麼就行。


「謝謝你。」(免費入座)


「我的志願」一題我不會寫,攝影師這個名銜很不帥,於是肯定不是我的首選,但在中學的時候選修視藝的那一刻開始(或者更早以前)我就意識到:我與創作(乞食)脫不了關係,無論怎樣逃避 。另外,我很幸災樂禍地慶幸,那些一起長大的伙伴,終究成為了我的同路人。有的搞藝術,有的是設計,天哪這都甚麼人⋯⋯



完文之際,我已經接到了那邊的電話,受聘接一份拍攝企劃。拍得好的話才敢再說明這是甚麼案子。

5 comments:

  1. 字裡行間都可感受到你當時的心情與急迫的氛圍,寫得好有現場感!
    祝拍攝成功,向著目標邁進!

    ReplyDelete
    Replies
    1. 謝謝!我也很喜歡這篇的寫法。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