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7 January 2016

寒流上山:Aimunchan 的自白。



2016年1月24日,香港迎來五十九年來最冷的一天,最低氣溫攝氏3.1度(當日下午,尖沙咀天文台站市區錄得)。本港最高峰,大帽山更錄得零下攝氏5度。大批市民上山觀雪,然而,由於天氣突變、路面結霜,加上準備不足,多人被困山頭。近三百名消防員及救護員上山拯救,其間,飛行服務隊共出動八次。由於被困人士眾多,加上消防應對凍災裝備不足,拯救行動持續了近二十小時。

香港消防處表示,單在1月24日,在大帽山就接獲110人求助,大部分人出現低溫症,飛鵝山亦有逾百人及車輛被困。

這屬於近年來香港比較大型的公共災難,輿論並未有同情被困人士,指上山的市民不負責任,沒有危機意識,並將同樣被困的越野跑參賽者歸入不負責任一列。而天文台的失準失職,以及消防處裝備不足的問題,則未有受太大關注。



筆者簡短回應幾句:

一,香港近年較少自然災難,市民普遍危機意識不足。政府機關應災能力存疑,第一道防線,天文台並未有發揮預警作用,甚至嚴重失準。


二,香港山野設施成熟,有近300公里的郊遊徑,可達度高的情況下,如大帽山、鳳凰山、大東山、飛鵝山等,會經常有市民上山,然而他們多沒有山野意識:即保護自己、保護環境的意識。由近年鳳凰山、大東山被破壞的新聞中可見一斑。
則,筆者以此區分「打卡客」和「登山客」-無關打卡,而是對山的態度。


三,輿論冷酷尖銳,繼Godiva雪糕事件後,大帽山事件再定義「港豬」一字。筆者認為是自佔領後,長期抗爭運動無果,將政治的無力感歸究於他人的產物(越演越烈的抽水生態同理)。此種怨懟情緒在社會加速擴散,形成了一種普遍撕裂形態。

因此,捉緊「一窩蜂」「沒有常識」等「港豬」特徵,人們是不會手軟的。網上留言由恥笑、謾罵、到冷血到說抵死的都有,甚至於,越野跑跑手、筆者本人(係啊,我果晚有上山啊,我係死港豬啊哈哈哈哈哈哈。),都不問因由的,被評為不負責任。

在公共災難面前抽水,甚至說風涼話,是否一個有質素的公民不說。為無知而憤怒、為救援人員著緊而作出批評的人,說話也請有矢放的,先思考一下自己有否忽略了甚麼,而非急著隨人一起扔石頭,讓正義揮灑

明明是針對上山打卡、沒有準備的人,就不要穿鑿附會,將嚴酷天氣登山一事妖魔化。筆者必須承認是比平日有更大風險,但如果在準備充足的情況下上山挑戰,就需要被評為「無腦」、「不負責任」,那麼參與極限運動的,是否也要禁止?

一年三百六十天都待家中的人(不多參與戶外活動的人),實在不太適合摻和、搶佔高地。除了是因為馬後砲之外,還有就是欠缺對實際情況的認知(筆者以為是常識):

100公里是甚麼概念?一個運動場400米,平時跑十公里的人,都要跑25個圈,你已經為其鼓掌。那麼,能完成100公里的參賽者他們能是普通人嗎?或者,他們是能跑100公里的港豬。

每年的學屆越野跑,都在十一月清晨,溫度自然沒有這次的低,但寒風中下雨比賽是閒事,筆者多年的參賽經驗告訴我,選手無一不短褲背心。教練教導:只有在零度以下,才會著「長梯」(彈性貼身跑步長褲) 。想帶出的是,比賽著得少是常識吧?

比起一窩蜂上山,筆者覺得,一窩蜂跟隨主流評論扔石頭的行為,兩者同樣盲目,但後者更為恐怖。


四,天氣反常,保護地球,刻不容緩。




說好短評,越打越長,鳳凰山歷險記連同裝備日常下文待續。
A7II 會寫用感(結論講定先:同等篇文一樣、等多陣再決定買唔買)
日遊會寫觀景台,身邊一大班日本專家唔敢講野,笑。

Thursday, 21 January 2016

法藉女攝影師,於布基納法索恐襲案中身亡。


年僅33的法國摩洛哥藉攝影師,Leila Alaoui於上周六的布基納法索酒店恐襲事件中遇害,星期一傷重不治。

Click more and continue

東京霓色:日本攝影師Masashi Wakui 拍盡橫街夜市。

東京的高樓夜景固然一絕,都心的商業大街更是讓遊人眼花撩亂。日本攝影師Masashi Wakui,卻以後街小巷為拍攝主題,讓我們知道,東京小巷中的霓虹亂舞也絕不遜色。

其中一些作品,更是在涉谷、新宿等繁華大區中拍攝,大家下次到訪東京的時候,不妨多走入小巷,發掘霓色下、東京後街的迷人之處。




Click more and continue

Monday, 18 January 2016

#文青只是個貶抑詞|18-01-2016




「沒有實踐 文青只是個貶抑詞。」

-張懸。
.
來自英國有一個新詞:「文青經濟」,英文"Flat White Economy"。這個詞不難理解,以「品味」導向、來自年輕人的消費動力和經濟形態,正以驚人的速度佔領該地的GDP。
.
文青一字的過分平面化,使之成為了一種較膚淺的流行文化。然而,這與其本義是背道而馳的。
//
Aimunchan.blog 的成立之初,便以文青入題,甚至,"aimunchan",便是藝文青的譯寫。
.
文章中大概說了這麼一番話,「當自己的喜好習慣和大家所認知的文青相似,便被歸納為其中,儘管從未刻意模仿。」
.
其中一句「儘管從未刻意模仿」,今天看來,依然透徹。
.
相信自己喜歡的,和喜歡別人喜歡的,是追求和追逐的分別,在張懸口中,前者是價值觀,後者是消費品。
.
一百個人應該有一百種的生活方式,當每個人都追求著,被商品化的「品味」的時候,誰又活著誰的生活態度呢?
//
另,所以,當你想用「文青」來形容一個人,不妨停一停,想一想為什麼。如果是因為你認同那個人所喜歡的,那麼不妨大膽一點,問多一點背後的故事;除非你想取笑人,消費主義教我們所認知的「文青」,事實就是個貶抑詞。
.
於我,至少,先搞清楚,我杯裡面的,是甚麼先喇。
.
雜談,自我警醒。

#pbhk #homeless #noplacelikehome #cityscape #tokyo #vscocam #vsco #pbhk #亂步 #imperfection #Tokyotower #JM9 #observatory #clam #flatwhite #hipster #文青

#自由的星光|17-01-2016




對這個地方,除了喜愛,還是喜愛。
我不覺得台灣能為香港帶來些什麼,但至少讓被陰霾籠罩的我有著目的方向:就在海峽的對岸,有一座小島仍然亮著自由的星光,那裡還寫著正體中文。
.
中學選修中國歷史,對華夏一詞感覺很深,放在今天,應該要被人恥笑為大中華。
.
中國、中國人,拜千年來的習性所賜,成為了品味最低俗的代言詞,我羞於承認,但觀乎身處的地方,觀乎身邊的人事、自身的軟弱,一切種種,無非都讓我相信,黃膚黑髮、說中文寫漢字的人,是生來的奴隸。
.
每每拜訪異域,都不自感慨,覺得生命中欠缺了一種責任,那是對自己土地的承擔和熱愛,在我身處的地方,每人都沒有想著貢獻這片土地,共同語言是金錢,人生目的是把他人騎在腳下。
.
沒國的人,失根的蘭。